前灘推薦 | 竺培楠:1850年前后的寧波
發布時間:2020.07.03    瀏覽次數:   作者:竺培楠
返回列表


1850年前后的寧波

竺培楠



天天對著鼓樓辦公,習以為常。天天聽著鼓樓傳來的美妙整點音樂,很少有人琢磨這是什么樂曲?

 

“1 2 3 1、3 1 2 5,5 1 3 1...嘡!嘡!嘡!”。

我從資料中找到,這個音樂叫英國大本鐘音樂,也叫威斯敏斯特和聲,或西敏寺樂曲,也即威斯敏斯特教堂音樂。很多家庭客廳豪華立鐘敲的也是這樂曲。它也有歌詞:“即將開始的一個小時,愿上帝引領我。借你的能,將不會跌倒”。

 

中國的城樓上住著一位西方的上帝,如果地下有靈,北宋王安石將在九泉之下第一個笑掉大牙!

 

圖1  寧波鼓樓頂層的銅鐘  

 

中西合璧的鼓樓修造者即是清朝道光年間寧波知府段光清。因為詩句“譙樓鼓角曉連營”,寧波鼓樓歷史上又叫“譙樓”,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傳統式建筑。它始建于唐代,是明州刺史韓察所建,有1100年歷史。城樓上設有刻漏和更鼓,日常報時,戰時瞭望。王安石當鄞縣知縣時,還為鼓樓的刻漏寫過一篇文章《新刻漏銘》,文中有句“其政謂何?勿棘勿遲。君子小人,興息維時?!?/span>

 

王安石在鄞州時頗有政績,時時提醒天下后世的當政者萬萬不可懶政,萬萬不可庸政!北宋明州知州舒亶也有詩贊美,“郡樓孤嶺對,市港兩潮通”,樓即鼓樓,嶺即鎮明嶺。詩句描繪了唐宋時期寧波港口城市的安詳與華貴。

 

段光清總體上是一個傳統儒家思想浸透的官員。雖然不排斥西洋文化,但是對洋大人在寧波的胡作非為是十分感冒的,對洋人入侵中國也顯得無可奈何??墒撬鞒中藿ǖ墓臉?,無論建筑外觀樣式還是文化內涵都無意中糅合了中西文化,乍一看不中不西,細想想不倫不類。

 

圖2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鼓樓



圖3  2020年的寧波鼓樓  

 

段光清是一個有情懷的官員,他的理想是當一個勤政廉潔的青天大老爺。剛到寧波,就碰到了鄞縣東鄉鹽民周祥千抗稅案。作家吳思的《潛規則》《血酬定律》二本書中對段的處理方式有詳細的分析。他用最小的代價平息了寧波一起重大社會危機。避免了官民兩敗俱傷。

 

他在奉化城郊農民搶水源破壞錦屏山風水案中提出“水利為重,風水杳?!钡挠^點,還自掏腰包,帶頭發起水利公益事業。但對奉化縣城的局促街巷和民眾的封閉落后又感到可笑。他說“天下縣城必有茶館、酒館、土娼,惟奉化無之”。

 

他歸鄉后寫下《鏡湖自撰年譜》,詳細記載了為官一生的史實。因政績突出,最后官至浙江按察使。段光清當政鄞縣知縣、寧紹道臺加起來不過三四年,但是他提拔到杭州后卻與寧波結下深厚的友誼和人脈。

 

圖4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奉化江石橋



圖5  2020年的寧波奉化江

 

段光清這樣一個傳統的官員居然有一個買辦加捐官的好朋友叫陳禹門,其實就是陳魚門。如果沒有《鏡湖自撰年譜》記載的與陳魚門交往點滴。后世的讀者還以為段光清治下的寧波是一個貧困落后加閉塞保守的內陸三線城市。

 

陳魚門,著名的麻將發明人。又叫陳政鑰,富有、悠閑、買辦、捐官、公益,這是陳魚門的形象。陳魚門的朋友全是美英法的領事、稅務司、傳教士、艦長、洋槍隊。最要好的朋友叫夏福禮,是英國駐華領事。

 

夏福禮平日與陳魚門打麻將,夜晚寫報告《關于太平天國軍在寧波的報告》給英國政府?,F在看來是客觀的。馬克思應該看到了夏福禮以及其他傳教士的報告,對太平天國印象驟然變壞。

 

1840至1860年,五顏六色的外國人充斥寧波街巷。

 

看陳魚門故事全是這些洋大人的故事??炊蔚娜沼泤s幾乎不見一個具體的洋人,不是段沒有與洋人打交道,而是段不屑記錄如此劣等民族。 



圖6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英國領事館

 

陳魚門這樣的買辦小開,喝紅酒,吸雪茄,戴禮帽,握司的克,居然還有一個好朋友叫徐時棟。徐是月湖西邊的煙嶼樓主人。寧波著名的作家詩人、藏書家、出版家?!端拿魉卧尽肥撬幱〉??!钝纯h志》是他編篡的?!稛煄Z樓詩集》是他創作的。

 
     如果不是文獻確實記載,徐時棟與陳魚門的做派仿佛隔了一個世紀,完全是二個時空的人。



圖7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月湖



圖8  2020年的寧波月湖

 

徐時棟,1846年中舉人,寧波傳統文化的繼承者。他主持寧波文壇30年。建有煙嶼樓、水北閣二個藏書樓,有藏書6萬卷。在他之前寧波文化大咖有全祖望、萬斯同、黃宗羲。在他以后喔?我一下子想不起來。

 

他的著作詩詞中找不到一絲一縷贊美式語言的西洋文化影子。唯一記載洋人的地方,好像寧波黑水黨殺英軍“鬼頭”一事來自他的記錄。他創作的《鬼頭謠》《乞兒曲》記錄的是英法聯軍占領寧波時期悲涼的境象?!拔饕膿瞧甙嗽?,郡中乞兒益窮餓?!薄坝鹾羿?,今奈何,街寂寂,可張羅。舊門戶,墻嵯峨?!?/span>

 

圖9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歐式建筑

 

徐時棟的文章中好像只有一處提及官老爺段光清?!翱h官受恩寵,薦歷至大員。皆在此城內,官改地不遷?!保ā逗篁乞炱罚┐蟾攀侵S刺段光清保民無能,升官有術,從鄞縣知縣一下子升到了寧紹道臺,官升了,治地還在寧波,盜寇西夷橫行依舊。

 

他天天呼吁文化強國、文化強市,并身體力行。他拉著陳魚門造橋鋪路做慈善,陳魚門是為了捐候補,他卻是要扭轉世風。他相信寧波有龍脈,脈出鄞江,他與他父親的墳墓也選擇在鄞西山岙。

 

圖10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鄞江



圖11  2020年的寧波鄞江

 

段光清應該認識舉人徐時棟。段在自己的日記中也沒抬舉徐,在他內心里,自己雖然傳統,可徐四處搜集古籍,不問世道滄桑,沉浸在古代圣賢世界中,已經是迂腐至極了。

 

段還應該認識著名的洋人寧波海關關長赫德。赫德1854年來寧波,在寧波雖也只有五、六年,但是他1861年任職于上海的中國總稅務司,小兄弟全在寧波,天天往寧波跑??偠悇账?865年才從上海遷往北京。

 

中國第一次參加費城博覽會,派的人是寧波海關一位年輕職員。寧波人驕傲??!這事全賴英國人赫徳推薦了他在寧波海關時的老部下李圭,李圭參加了萬國博覽會。

 李圭這人也傳奇,參加過太平軍,又加入了洋槍隊,外國人講究英雄不問出處,后來到浙海關赫德手下做翻譯。這事段光清不一定知道,知道了也不感興趣。陳魚門肯定津津樂道,但是他碰到徐時棟一定咬牙不會提及。



圖12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海關

 

段光清還認識許多洋人:此處省略一百個以上名字。其中三四十人以上有日記、報告出版。

 

有十多部日記、報告、影集描寫的全是寧波風情。如英國傳教士美魏茶寫了本《寧波七月記》。約翰?湯姆生應邀來寧波拍了大量照片。

 

圖13  1872年約翰?湯姆生在《中國與中國人影像》拍攝的寧波風景及人文


      一江之隔的江北岸燈紅酒綠、燭光搖曳,鋼琴聲飄出石庫門的玻璃窗,汽笛聲長鳴在甬江兩岸。

 

英美法傳教士在寧波建了不少的教堂。辦了不少新式學堂,如三一中學、崇信義塾。還創辦了教會醫院,如華美醫院。

 

段光清充耳不聞,也不屑一顧。

 

圖14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外灘



圖15  2020年的寧波老外灘

 

段光清在寧波、杭州兩地當官,當然認識在杭州的官商胡雪巖,與杭州巡撫王有齡也有來往。從后來的回憶錄中,段內心實在瞧不起杭州商人胡雪巖,說他起家其實是“騙人資本”“胡墉之遇事傾人,真可畏哉”。段說話當然有依據,他當的什么職位?浙江按察使,相當于浙江紀委書記。

 

段把胡某故意誣告一個正常商人是太平軍并借機敲竹杠的事也記錄在日記中。胡雪巖是一個會來事的人,看似八面玲瓏,卻常從中作梗。

 

段在寧波時,王有齡曾是杭州知府。后來王的職務也高出段一截,剛好壓制段。段與王在浙江官場也是面和心不和,相互齷齪。太平軍1860年圍杭州,作為按察使的段抵抗無方、臨陣脫逃,被朝廷撤職。王有齡按兵不救,卻幸災樂禍,落井下石。段光清多年政績難抵守城之責,雖八方努力,仍舊削職為民。王卻升官為浙江巡撫。

 

圖16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官員和家人

 

段光清是李鴻章、盛宣懷的一線。他與李鴻章是安徽同鄉,后來李為段光清寫了墓志銘。盛宣懷的管家寧波人嚴信厚也成了大資本家。

 

胡雪巖、王有齡是左宗棠一線。左宗棠與李鴻章水火不相容。左宗棠得依靠胡雪巖采辦軍糧與軍火。因為國庫空虛,所有軍費只能賒賬。由胡雪巖出面向洋行借。洋行只肯借給胡雪巖,不肯借左宗棠。左宗棠借軍費干的是正義事業,打擊新疆叛亂分子的阿柏古,平息國內的太平軍、捻軍、回民。

 

圖17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衛安勇炮兵隊

 

胡雪巖做的是資金拆借生意。清政府官員的灰色收入存在胡的錢莊。胡又把錢借給左宗棠、王有齡。左宗棠打仗費資巨大,需要融資平臺,胡的錢莊充當了政府融資平臺功能。外資匯豐銀行源源不斷借錢給胡雪巖。一旦資金鏈斷裂,平臺倒塌是遲早的事。

 

外國資本一直在等待時機!負債率過高的胡雪巖居然自不量力與洋商競爭蠶繭生意,盛宣懷與匯豐銀行配合默契,給予致命一擊!

 

胡雪巖雖然依附于杭城的政要,但是釆購糧食軍火只得常常跑到寧波來。誰讓寧波的發展比杭州快呢。他討好法國駐寧波艦隊軍官徳克碑和法籍寧波海關稅務司日意格,除了采購軍貨外,還組織了“常捷軍”洋槍隊去保衛杭州。

 

圖18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洋行

 

1840至1842年是第一次鴉片戰爭,給了寧波一個超常發展的機會。

 

清政府允許天津、上海、寧波、福州、廣州五城市開放。1842年寧波作為五口通商口岸迎來了發展的高潮,1844年1月正式開埠,從此工商業異常繁榮。形成了錢業、典當業、糧食業、魚業、藥業、南北貨業。錢莊因商業繁榮而發展,很早采用了“過賬”制度。寧波人創造了南號與北號。南號十戶,北號九戶,自備船130多艘,平均每戶六、七艘。其中李也亭的寶順號還配備武器。

 

因為太平天國運動,長江水道中斷,寧波成了全國藥材集散中心,藥號林立,資本總額在500多萬兩。北京同仁堂,天津童涵春等在寧波長年坐莊辦貨。就連大煙館也有30多家。

 

圖19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運河



圖20   2020年的寧波舟山港

 

商業與廣州南北呼應,沒有上海什么事,實在氣煞省府杭州,寧波是絕對的一線城市,真正的拿摩溫!各國洋行紛紛在江北岸三江口至下白沙一帶開設洋行,稱為“外灘”。上海的外灘一名還是后來甬商遷滬時帶去的。

     英美洋行有旗昌、遜昌、源昌、廣源等,1861年成立了以英人費士萊和華為士為稅務司的浙海關。大小報關行三四十家。大輪船公司有太古、招商局、三北等,海外貿易與廣州一拚,遠勝上海,中日貿易居全國首位。1688年在日本長崎港的194艘輪船中屬寧波的有32艘。開埠頭四個月,稅銀達16000兩。第一年白銀達50萬兩。1863年,寧波港進出口總值2300多萬兩,進出口船只3200只,噸位50多萬噸。



圖21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海關建筑

 

而1856至1860年是第二次鴉片戰爭。太平天國軍又占領寧波。清政府被迫簽訂了《北京條約》《天津條約》。中國的大門完全打開。這次事件竟造成了寧波發展停滯,寧波口岸優勢不再。

 

導致寧波停滯的主要原因是上海的崛起,1870年以后上海后來居上,杭州也憑借行政權力拔亂反正。所有的徽州茶貿易都轉到了杭州,一半以上的鴉片生意也轉到了杭州,一年減少300萬海關兩。溫州也轉移了相當部分棉織品、毛織品生意。江北的崇信義塾創辦于1845年,因為發展需要,1867年遷杭州,變成求是書院、之江大學,又后來變成浙江大學。浙江海關也遷杭州。

 

1872年,寧波的進出口額下降到1790萬兩。1901年進出口貿易占全國2.5%,到1911年降為1.96%,到1931年更是下降到1.12%。(現在寧波進出口總額占全國3.5%)。

 

圖22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三江口



圖23  2020年的寧波三江口

 

1885年的杭州變得繁榮昌盛,西湖人流如織,人聲鼎沸。但是富甲一方的胡雪巖已經破產,繁華的杭州與胡雪巖無關,與王有齡也無關了,與左宗棠更無關系。

 

王有齡步段光清后塵,僅過一年時間也因抗太平軍不力怕追責,于1861年上吊自殺。胡雪巖與左宗棠二人同年患“抑郁癥”死去,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倒是匯豐銀行買辦席正甫從1866年開始全面轉型,他家三代人控制上海外資銀行150年,是中國版的羅斯柴尓德家族。

 

如果以30年為一代人,1890年開始,無論是杭州還是寧波都開啟了新的一代。只有上海在后來的150年里始終保持蒸蒸日上的態勢。寧波繁華不再,寧波商人審時度勢渡過杭州灣去上海發展。寧波幫開始涌現出葉衷澄、嚴信厚、李也亭、朱葆三、虞洽卿、王才運等新一代商人。

 

不中不西的寧波鼓樓,你的門前來來往往,川流不息,不知多少人關注過你的華夏身軀,洋式的外套。

 

圖24   2020年的寧波鼓樓 


來源:《袖財》微信公眾號


1850年前后的寧波

竺培楠



天天對著鼓樓辦公,習以為常。天天聽著鼓樓傳來的美妙整點音樂,很少有人琢磨這是什么樂曲?

 

“1 2 3 1、3 1 2 5,5 1 3 1...嘡!嘡!嘡!”。

我從資料中找到,這個音樂叫英國大本鐘音樂,也叫威斯敏斯特和聲,或西敏寺樂曲,也即威斯敏斯特教堂音樂。很多家庭客廳豪華立鐘敲的也是這樂曲。它也有歌詞:“即將開始的一個小時,愿上帝引領我。借你的能,將不會跌倒”。

 

中國的城樓上住著一位西方的上帝,如果地下有靈,北宋王安石將在九泉之下第一個笑掉大牙!

 

圖1  寧波鼓樓頂層的銅鐘  

 

中西合璧的鼓樓修造者即是清朝道光年間寧波知府段光清。因為詩句“譙樓鼓角曉連營”,寧波鼓樓歷史上又叫“譙樓”,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傳統式建筑。它始建于唐代,是明州刺史韓察所建,有1100年歷史。城樓上設有刻漏和更鼓,日常報時,戰時瞭望。王安石當鄞縣知縣時,還為鼓樓的刻漏寫過一篇文章《新刻漏銘》,文中有句“其政謂何?勿棘勿遲。君子小人,興息維時?!?/span>

 

王安石在鄞州時頗有政績,時時提醒天下后世的當政者萬萬不可懶政,萬萬不可庸政!北宋明州知州舒亶也有詩贊美,“郡樓孤嶺對,市港兩潮通”,樓即鼓樓,嶺即鎮明嶺。詩句描繪了唐宋時期寧波港口城市的安詳與華貴。

 

段光清總體上是一個傳統儒家思想浸透的官員。雖然不排斥西洋文化,但是對洋大人在寧波的胡作非為是十分感冒的,對洋人入侵中國也顯得無可奈何??墒撬鞒中藿ǖ墓臉?,無論建筑外觀樣式還是文化內涵都無意中糅合了中西文化,乍一看不中不西,細想想不倫不類。

 

圖2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鼓樓



圖3  2020年的寧波鼓樓  

 

段光清是一個有情懷的官員,他的理想是當一個勤政廉潔的青天大老爺。剛到寧波,就碰到了鄞縣東鄉鹽民周祥千抗稅案。作家吳思的《潛規則》《血酬定律》二本書中對段的處理方式有詳細的分析。他用最小的代價平息了寧波一起重大社會危機。避免了官民兩敗俱傷。

 

他在奉化城郊農民搶水源破壞錦屏山風水案中提出“水利為重,風水杳?!钡挠^點,還自掏腰包,帶頭發起水利公益事業。但對奉化縣城的局促街巷和民眾的封閉落后又感到可笑。他說“天下縣城必有茶館、酒館、土娼,惟奉化無之”。

 

他歸鄉后寫下《鏡湖自撰年譜》,詳細記載了為官一生的史實。因政績突出,最后官至浙江按察使。段光清當政鄞縣知縣、寧紹道臺加起來不過三四年,但是他提拔到杭州后卻與寧波結下深厚的友誼和人脈。

 

圖4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奉化江石橋



圖5  2020年的寧波奉化江

 

段光清這樣一個傳統的官員居然有一個買辦加捐官的好朋友叫陳禹門,其實就是陳魚門。如果沒有《鏡湖自撰年譜》記載的與陳魚門交往點滴。后世的讀者還以為段光清治下的寧波是一個貧困落后加閉塞保守的內陸三線城市。

 

陳魚門,著名的麻將發明人。又叫陳政鑰,富有、悠閑、買辦、捐官、公益,這是陳魚門的形象。陳魚門的朋友全是美英法的領事、稅務司、傳教士、艦長、洋槍隊。最要好的朋友叫夏福禮,是英國駐華領事。

 

夏福禮平日與陳魚門打麻將,夜晚寫報告《關于太平天國軍在寧波的報告》給英國政府?,F在看來是客觀的。馬克思應該看到了夏福禮以及其他傳教士的報告,對太平天國印象驟然變壞。

 

1840至1860年,五顏六色的外國人充斥寧波街巷。

 

看陳魚門故事全是這些洋大人的故事??炊蔚娜沼泤s幾乎不見一個具體的洋人,不是段沒有與洋人打交道,而是段不屑記錄如此劣等民族。 



圖6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英國領事館

 

陳魚門這樣的買辦小開,喝紅酒,吸雪茄,戴禮帽,握司的克,居然還有一個好朋友叫徐時棟。徐是月湖西邊的煙嶼樓主人。寧波著名的作家詩人、藏書家、出版家?!端拿魉卧尽肥撬幱〉??!钝纯h志》是他編篡的?!稛煄Z樓詩集》是他創作的。

 
     如果不是文獻確實記載,徐時棟與陳魚門的做派仿佛隔了一個世紀,完全是二個時空的人。



圖7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月湖



圖8  2020年的寧波月湖

 

徐時棟,1846年中舉人,寧波傳統文化的繼承者。他主持寧波文壇30年。建有煙嶼樓、水北閣二個藏書樓,有藏書6萬卷。在他之前寧波文化大咖有全祖望、萬斯同、黃宗羲。在他以后喔?我一下子想不起來。

 

他的著作詩詞中找不到一絲一縷贊美式語言的西洋文化影子。唯一記載洋人的地方,好像寧波黑水黨殺英軍“鬼頭”一事來自他的記錄。他創作的《鬼頭謠》《乞兒曲》記錄的是英法聯軍占領寧波時期悲涼的境象?!拔饕膿瞧甙嗽?,郡中乞兒益窮餓?!薄坝鹾羿?,今奈何,街寂寂,可張羅。舊門戶,墻嵯峨?!?/span>

 

圖9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歐式建筑

 

徐時棟的文章中好像只有一處提及官老爺段光清?!翱h官受恩寵,薦歷至大員。皆在此城內,官改地不遷?!保ā逗篁乞炱罚┐蟾攀侵S刺段光清保民無能,升官有術,從鄞縣知縣一下子升到了寧紹道臺,官升了,治地還在寧波,盜寇西夷橫行依舊。

 

他天天呼吁文化強國、文化強市,并身體力行。他拉著陳魚門造橋鋪路做慈善,陳魚門是為了捐候補,他卻是要扭轉世風。他相信寧波有龍脈,脈出鄞江,他與他父親的墳墓也選擇在鄞西山岙。

 

圖10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鄞江



圖11  2020年的寧波鄞江

 

段光清應該認識舉人徐時棟。段在自己的日記中也沒抬舉徐,在他內心里,自己雖然傳統,可徐四處搜集古籍,不問世道滄桑,沉浸在古代圣賢世界中,已經是迂腐至極了。

 

段還應該認識著名的洋人寧波海關關長赫德。赫德1854年來寧波,在寧波雖也只有五、六年,但是他1861年任職于上海的中國總稅務司,小兄弟全在寧波,天天往寧波跑??偠悇账?865年才從上海遷往北京。

 

中國第一次參加費城博覽會,派的人是寧波海關一位年輕職員。寧波人驕傲??!這事全賴英國人赫徳推薦了他在寧波海關時的老部下李圭,李圭參加了萬國博覽會。

 李圭這人也傳奇,參加過太平軍,又加入了洋槍隊,外國人講究英雄不問出處,后來到浙海關赫德手下做翻譯。這事段光清不一定知道,知道了也不感興趣。陳魚門肯定津津樂道,但是他碰到徐時棟一定咬牙不會提及。



圖12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海關

 

段光清還認識許多洋人:此處省略一百個以上名字。其中三四十人以上有日記、報告出版。

 

有十多部日記、報告、影集描寫的全是寧波風情。如英國傳教士美魏茶寫了本《寧波七月記》。約翰?湯姆生應邀來寧波拍了大量照片。

 

圖13  1872年約翰?湯姆生在《中國與中國人影像》拍攝的寧波風景及人文


      一江之隔的江北岸燈紅酒綠、燭光搖曳,鋼琴聲飄出石庫門的玻璃窗,汽笛聲長鳴在甬江兩岸。

 

英美法傳教士在寧波建了不少的教堂。辦了不少新式學堂,如三一中學、崇信義塾。還創辦了教會醫院,如華美醫院。

 

段光清充耳不聞,也不屑一顧。

 

圖14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外灘



圖15  2020年的寧波老外灘

 

段光清在寧波、杭州兩地當官,當然認識在杭州的官商胡雪巖,與杭州巡撫王有齡也有來往。從后來的回憶錄中,段內心實在瞧不起杭州商人胡雪巖,說他起家其實是“騙人資本”“胡墉之遇事傾人,真可畏哉”。段說話當然有依據,他當的什么職位?浙江按察使,相當于浙江紀委書記。

 

段把胡某故意誣告一個正常商人是太平軍并借機敲竹杠的事也記錄在日記中。胡雪巖是一個會來事的人,看似八面玲瓏,卻常從中作梗。

 

段在寧波時,王有齡曾是杭州知府。后來王的職務也高出段一截,剛好壓制段。段與王在浙江官場也是面和心不和,相互齷齪。太平軍1860年圍杭州,作為按察使的段抵抗無方、臨陣脫逃,被朝廷撤職。王有齡按兵不救,卻幸災樂禍,落井下石。段光清多年政績難抵守城之責,雖八方努力,仍舊削職為民。王卻升官為浙江巡撫。

 

圖16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官員和家人

 

段光清是李鴻章、盛宣懷的一線。他與李鴻章是安徽同鄉,后來李為段光清寫了墓志銘。盛宣懷的管家寧波人嚴信厚也成了大資本家。

 

胡雪巖、王有齡是左宗棠一線。左宗棠與李鴻章水火不相容。左宗棠得依靠胡雪巖采辦軍糧與軍火。因為國庫空虛,所有軍費只能賒賬。由胡雪巖出面向洋行借。洋行只肯借給胡雪巖,不肯借左宗棠。左宗棠借軍費干的是正義事業,打擊新疆叛亂分子的阿柏古,平息國內的太平軍、捻軍、回民。

 

圖17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衛安勇炮兵隊

 

胡雪巖做的是資金拆借生意。清政府官員的灰色收入存在胡的錢莊。胡又把錢借給左宗棠、王有齡。左宗棠打仗費資巨大,需要融資平臺,胡的錢莊充當了政府融資平臺功能。外資匯豐銀行源源不斷借錢給胡雪巖。一旦資金鏈斷裂,平臺倒塌是遲早的事。

 

外國資本一直在等待時機!負債率過高的胡雪巖居然自不量力與洋商競爭蠶繭生意,盛宣懷與匯豐銀行配合默契,給予致命一擊!

 

胡雪巖雖然依附于杭城的政要,但是釆購糧食軍火只得常常跑到寧波來。誰讓寧波的發展比杭州快呢。他討好法國駐寧波艦隊軍官徳克碑和法籍寧波海關稅務司日意格,除了采購軍貨外,還組織了“常捷軍”洋槍隊去保衛杭州。

 

圖18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洋行

 

1840至1842年是第一次鴉片戰爭,給了寧波一個超常發展的機會。

 

清政府允許天津、上海、寧波、福州、廣州五城市開放。1842年寧波作為五口通商口岸迎來了發展的高潮,1844年1月正式開埠,從此工商業異常繁榮。形成了錢業、典當業、糧食業、魚業、藥業、南北貨業。錢莊因商業繁榮而發展,很早采用了“過賬”制度。寧波人創造了南號與北號。南號十戶,北號九戶,自備船130多艘,平均每戶六、七艘。其中李也亭的寶順號還配備武器。

 

因為太平天國運動,長江水道中斷,寧波成了全國藥材集散中心,藥號林立,資本總額在500多萬兩。北京同仁堂,天津童涵春等在寧波長年坐莊辦貨。就連大煙館也有30多家。

 

圖19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運河



圖20   2020年的寧波舟山港

 

商業與廣州南北呼應,沒有上海什么事,實在氣煞省府杭州,寧波是絕對的一線城市,真正的拿摩溫!各國洋行紛紛在江北岸三江口至下白沙一帶開設洋行,稱為“外灘”。上海的外灘一名還是后來甬商遷滬時帶去的。

     英美洋行有旗昌、遜昌、源昌、廣源等,1861年成立了以英人費士萊和華為士為稅務司的浙海關。大小報關行三四十家。大輪船公司有太古、招商局、三北等,海外貿易與廣州一拚,遠勝上海,中日貿易居全國首位。1688年在日本長崎港的194艘輪船中屬寧波的有32艘。開埠頭四個月,稅銀達16000兩。第一年白銀達50萬兩。1863年,寧波港進出口總值2300多萬兩,進出口船只3200只,噸位50多萬噸。



圖21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海關建筑

 

而1856至1860年是第二次鴉片戰爭。太平天國軍又占領寧波。清政府被迫簽訂了《北京條約》《天津條約》。中國的大門完全打開。這次事件竟造成了寧波發展停滯,寧波口岸優勢不再。

 

導致寧波停滯的主要原因是上海的崛起,1870年以后上海后來居上,杭州也憑借行政權力拔亂反正。所有的徽州茶貿易都轉到了杭州,一半以上的鴉片生意也轉到了杭州,一年減少300萬海關兩。溫州也轉移了相當部分棉織品、毛織品生意。江北的崇信義塾創辦于1845年,因為發展需要,1867年遷杭州,變成求是書院、之江大學,又后來變成浙江大學。浙江海關也遷杭州。

 

1872年,寧波的進出口額下降到1790萬兩。1901年進出口貿易占全國2.5%,到1911年降為1.96%,到1931年更是下降到1.12%。(現在寧波進出口總額占全國3.5%)。

 

圖22  19世紀70年代的寧波三江口



圖23  2020年的寧波三江口

 

1885年的杭州變得繁榮昌盛,西湖人流如織,人聲鼎沸。但是富甲一方的胡雪巖已經破產,繁華的杭州與胡雪巖無關,與王有齡也無關了,與左宗棠更無關系。

 

王有齡步段光清后塵,僅過一年時間也因抗太平軍不力怕追責,于1861年上吊自殺。胡雪巖與左宗棠二人同年患“抑郁癥”死去,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倒是匯豐銀行買辦席正甫從1866年開始全面轉型,他家三代人控制上海外資銀行150年,是中國版的羅斯柴尓德家族。

 

如果以30年為一代人,1890年開始,無論是杭州還是寧波都開啟了新的一代。只有上海在后來的150年里始終保持蒸蒸日上的態勢。寧波繁華不再,寧波商人審時度勢渡過杭州灣去上海發展。寧波幫開始涌現出葉衷澄、嚴信厚、李也亭、朱葆三、虞洽卿、王才運等新一代商人。

 

不中不西的寧波鼓樓,你的門前來來往往,川流不息,不知多少人關注過你的華夏身軀,洋式的外套。

 

圖24   2020年的寧波鼓樓 


來源:《袖財》微信公眾號

相關新聞

地址
上海市浦東新區
東育路255弄4號2104室
(前灘世貿中心一期A座)

電話
021-64959500

傳真
021-64959508

前灘綜研官方微信

前灘綜研官方微博

前灘綜研官方澎湃號
首頁   |  前灘總覽   |  決策研究   |  資本創投   |  數據應用   |  最新動態
前灘綜研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2020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 滬ICP備14001843號 Powered by Yongsy
前灘綜研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2020 IDSS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 滬ICP備14001843號
Powered by Yongsy
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图